maomi.apk

冬日的正午,是一天中人气最旺盛的时间段。

尤其是在贝塔镇。

即便是被称为凹区的贝塔镇北区,这条定理也没有失效。当然,窗外行人众多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这里毗邻码头与市政、三叉剑等部门的缘故。

因为临近午餐时间,所以咖啡馆里的人并不多,寥寥数人也都分散在咖啡馆的各个角落,互不干扰,再加上魔法结界的效果,让郑清感觉周围的环境氛围非常友好。

除了对面那位记者女士。

普利策女士选择的座位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,是一个四人座,前后有屏风相隔,左侧是高大的落地窗,隔着玻璃可以看到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;右侧是一条宽敞的过道,隔着过道是一面被粉的雪白的墙壁,墙壁上方很干净,装饰了几个画框;墙壁下方是一层棕红色的木质墙裙;脚下是一层厚实的红色地毯,踩在上面软绵绵的,让人有种使不上劲的感觉。

一如郑清现在的感觉。

他感觉在这位普利策女士面前,有种心底慌慌,有力无处使的感觉。

“一个简单的静谧结界,可以让我们谈话不被打扰……”普利策女士的声音在郑清耳边响起,仿佛隔了一间巨大而隔音的密室,显得空旷而遥远。

郑清定了定神,才打起精神,应和了一声“真厉害!”

他是在夸奖记者女士释放那个小魔法的手法,悄无声息,却又效果突出,非常精彩。

“很简单的小技巧罢了,再过两年你也能掌握。”普利策女士笑了笑,话锋一转,开始了自己的话题“倒是你们挺厉害,弄了个大新闻啊……”

就要把完美秀出来

郑清咽了口唾沫,觉得嘴唇有点发干,然后他忍不住悄悄舔了舔嘴唇。

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这句话,普利策女士就跳过了这个话题。

“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你是08届的新生?刚刚入学半年吧。”她从黑色的手包里拿出一根钢笔,将笔帽攥在手心,然后将钢笔立在桌上摊开的笔记本上。

这立刻吸引了郑清的注意力。

不仅仅是钢笔的缘故——事实上,这是郑清第一次在学校看到有人用钢笔,平日里大家用的更多的是羽毛笔以及毛笔——更神奇的是,那支钢笔在没有人手扶的情况下,安安稳稳的立在本子上,开始随着两人的谈话轻快的扭动。

写的还是标准的小楷。

“嗯嗯,去年九月份入学,在九有学院天文08-1班……”郑清一边盯着那根钢笔笔尖淌下的墨水,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。

反正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消息,他倒不至于谨慎到这种地步。

“稍等,抱歉,稍等片刻。”普利策女士忽然打断男生的话,重新拿起自己的手包,然后在包里摸了摸,取出一个透明的玻璃匣子。

匣子呈正方体,里面有一个牌楼模样的木质结构,只不过挂在牌楼中央的不是牌匾,而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银色铃铛。

普利策女士用钢笔帽敲了敲那个玻璃匣子。

匣子四面的玻璃仿佛冰雪般融化,但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并没有任何物质——不论是水还是液体的二氧化硅——没有任何物质从匣子上淌到桌面上。

仿佛刚刚保护那个牌楼的玻璃外壳是空气做成的一样。

普利策女士拿出那个木质的小牌坊,摆在两人中间,然后清了清嗓子,说道“我是贝塔镇邮报的记者……我现在是第一大学三年级的学生……我今年十八岁……我非常迫切知道真相……”

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,那个牌坊毫无动静。

当她说第二句话的时候,挂在牌坊下的银色小铃铛立刻抖动起来,发出清脆的铃铃声。

然后她说第三句话,那个银色小铃铛开始疯狂的振动着——有那么一瞬间,郑清觉得那个小铃铛就快要震碎了似的。

然后第四句话,铃声戛然而止,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按在了它的脑袋上,制止了它的响声。

郑清扬起眉毛。

他觉得自己抓住了其中的奥妙。

“非常好,”普利策女士高兴的看了一眼那个木头小牌坊,然后抬头看向年轻的公费生“一个小玩意儿,确保我们彼此坦诚相待。”

郑清有点不太高兴——就算是协助三叉剑做调查,他们也没有用类似的测谎设备,而且一直好言相待,这个记者是不是脸有点大?

虽然不高兴,但他并没有立刻拂袖而去。

一方面,接受采访是安德鲁拜托的事情,好歹也算打过几次交道,郑清觉得自己不太好这么坑他;另一方面,他很担心自己直接甩脸走人后,这位记者女士会怎么写接下来的报道。

‘魔杖的新任‘世界’目中无人’‘第一大学的学生素质日渐下滑’‘搪塞与躲避,面对记者的追问,他在隐藏什么’诸如此类,屡见不鲜——所以,综合考虑,郑清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。

即便如此,郑清也需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。

“这种东西,”他指了指那个小铃铛,面色不虞“需要吗?”

“这是正式专访的流程,”普利策女士圆滑的解释道“包括第一大学的石慧副校长、三叉剑的罗伯特局长等在内,在接受专访的时候,都会有这样的安排。”

已经说到这种地步,郑清自然不好在纠结下去。

况且,那个小铃铛刚刚没动静,倒也佐证了记者的解释——他忽然觉得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个小牌坊的作用也是双向的。

“您不会在报道中添油加醋、无中生有吧。”郑清忍不住追问了一句,然后立刻道歉“抱歉……”

“没关系,”普利策女士打断他的道歉,笑道“我所有的报道都基于事实。”

小铃铛没响。

“你可以适应一下,”普利策女士提醒男巫“有的时候它过于敏感……所以,你可以适应一下它的……区间。”

真是个有趣的词语,郑清忍不住笑了一下,然后看着那个小铃铛,试探着说道“我今年……十七岁?”

小铃铛晃了晃,没有响,但是有动静。

郑清心底有了几分把握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