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很火的麻豆传媒演员

对方拼着自爆,也要跟自己同归于尽,也激发了殷东的凶悍之性。

他直接不管身上的伤口,直接将冲击而来的爆炸波引入贝壳空间,充当输油管道的筋脉几欲被撕裂,那一种痛简直被无限放大了,可是殷东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悍然冲向最近的那个敌人。

砰!

在对方猝不及防中,殷东直接一掌拍爆了他的丹田,直接打断了他的自爆。随即,听到他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:“啊……!”

连自爆都不行,这个渔民要怎么杀?

殷东一击之后,并没有停顿,迅疾冲向其余的人。

圣门这些人己经到了穷途末路,连死都不怕了,悍然自爆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所以,殷东要以最快的速度杀掉他们,一个也不能留。

“圣门不可辱!”

一声咆哮,如同一个信号,两名圣门强者一齐自爆。

而这时,殷东刚好一击拍在另一名圣门强者身上,还未落实,那人也自爆了。在殷东身周,同时有三人浑身爆开了血化,仿佛在血色漩涡中升腾起三轮血阳。

“杀!圣门不可辱……”

余下一名强者也悍然自爆,停滞的血色漩涡中又是一道血阳腾升。

妩媚牛仔的诱惑

狂暴的爆炸波,几乎是围绕着殷东爆开,以他强悍的体魄也绝对抗不住,但是……他有一个逆天的*!

以前,殷东还没想过神秘贝壳的空间,可以吸收对手的攻击。先前那人自爆的时候,他在致命危机的刺激下,灵光一闪,把爆炸波引入了贝壳空间,没想到还真有用,而且神秘贝壳也很给力的在配合。

于是现在碰到更狂爆的爆炸波了,自然也是引入贝壳空间的,不然,他肯定要死翘翘了。可是这样一来,就真是让圣门强者们死不瞑目的。

尤其是自爆过程中被拍爆了丹田的那位,还没死呢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,一口老血吐出来,发出一道绝命咆哮:“是个什么怪物!”

然后,他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气死了,死后,两只眼还瞪得有铜铃大。

“嘁,什么心理素质啊,这就气死了?”殷东很不理解,他还准备抓活口,打听一下圣门的情况呢。

不过,也没关系,青铜楼船上应该还有人活着吧。

红光漩涡散去,露出殷东狼狈不堪的身形,浑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肉了,伤痕累累,但也足以让海岛上的圣门弟子惊骇欲绝了。

“他怎么还活呢?”

“我爷爷呢?”

“孙长老他们呢?怎么都没了!”

……

海岛上圣门弟子的惊呼声此起彼伏,而青铜楼船上则寂然无声,就算还有幸存者,他们也不敢出声,因为那棵诡异的海葵听到动静,就会有一条触手循声而来,扎谁谁死。

在珊瑚礁峡谷呆了这么久,这棵变异海葵吃了无数的海怪,早就进化成妖植了,实力堪比筑基修士,相当强悍。留在楼船上的圣门弟子都是一些低阶弟子,在它面前就是送菜,人多也不管用,因为它的触手多。

殷东看了一眼楼船,正要朝海岛上掠过去,忽然有所察觉般,转头一看,发现了斩天一号正劈风斩浪而来,就停住,不着急收拾海岛上的这些残兵败将,打算留着他们给战士们练练手。

凌凡也是一样的响法,远远的就拿个大喇叭吼道:“东子,不要杀光了,留一些给兄弟们练练手!”

海岛上的圣门弟子悲愤欲绝,什么时候他们都成了待宰的羔羊,都只配给人家拿来练手了,简直欺人太甚!

军舰上,胡大校都忍不住说:“凌凡啊,这也太欺负人了。不过,老子喜欢。回京后,我就写请教报告,要求调到白山基地来,尼玛的,还是在白山基地痛快,在京城太憋屈了,都快把老子憋坏了!”

旁边人笑道:“老胡,要有大局观,不要瞎说大实话了。”

大家轰然而笑。

就连秦将军都忍不住呵呵的笑了。

其实,他在京城,也觉得憋屈,做什么都要考虑大局,考虑到牵一而发动全身,不敢轻举妄动。还是在白山基地这里爽快,受到攻击,那就是一个字,干!

不仅当时要反击回去,还要追歼残敌,把敌人彻底消灭!

说笑之间,快到海岛了,凌凡先命令军舰将炮口对准海岛,先朝海岛两侧轰了两炮,把海岛面积缩小,再让顾文控制舰上的阵法,准备随时营救遇险的战士,然后就命令所有驭兽战士出击。

哪知道顾文不干,说道:“让东子当保姆吧,他不是闲着没事干嘛!”

这话说得,让殷东听到了,不由得翻了个白眼,什么叫他闲着没事干了?

“文子,别掺合海岛上的战斗了,去楼船上,跟闺女联手清理楼船里的漏网之鱼吧,小心点,别阴沟里翻船了。”

殷东的声音传到军舰上,才让大家注意到青铜楼船上的异样,顾文顿时大喜:“东子,还是脑子灵光,把海葵带来了。”

凌凡见猎心喜,说道:“文子,我跟一起去吧。”

顾文也没拒绝,只说:“去可以,不要进楼船,就站在海葵旁边看个热闹好了。”

看他俩跟闹着玩儿似的,一点都不像是正在进行一场惨烈的生死之战,京城众人也是叹为观止了。

胡大校看着凌凡兴冲冲的去了青铜楼船上,就忍不住叹:“我就说猴子还是猴子吧,凌凡这小子果然是江山易改,秉性难疑,还是那只调皮捣蛋的猴子。白山基地没被他玩垮,还能搞出这个局面来,还真是奇怪了。”

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,心情都是少有的放松。到了白山基地的这一段时间,是他们在天灾降临后最轻松愉快的时候,感觉压在肩头的沉甸甸的担子,都变得轻了很多。

特别是秦将军,简直有种无事一身轻的感觉。他觉得,是不是要搞根渔竿来个海钓了?

在两炮轰得海岛面积缩水到三分之一后,海岛上的圣门弟子逃无可逃,全都绝望了,斗志全消。

“我投降!”

“别杀我!不是我要攻击们大阵的,我是无辜的!”

“不要杀我!们让我干什么都可以!”

……

在驭蛇战士们如恶虎扑羊般冲来之时,以那帮绔纨为首的一群低阶弟子,就直接给跪了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