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成人

牵在一起的手前后晃动,像童心大发的孩子坐在秋千上荡。夏萧口中的故事,即将开始。

“一个男孩生了病,来到父母住过的老宅,这里还住着一群神秘的小人,特别特别小,只有人类的小拇指那么高,人类的几粒饭渣就够他们一顿饭。在男孩住进来的第一天,就碰到了一个仓皇逃窜的小人,这是个勇敢而美丽的女孩,抱着树叶花蜜冲进房子下的地基,那里就是她的家。其实只是几块破砖堆砌起来的小屋,在人类房屋的地板下,像过家家时造出的房子一样。”

“女孩以为男孩没有看到她,其实他看到了。但他找不到她,只觉得是幻觉,便没有在意。这一天,男孩的保姆说,这里曾经居住着一群小人,她很久以前见到过,就是不知道现在去哪了。本来这只是保姆的闲话,男孩却很上心,他很想见到小人。他一直在等,并留意四周。”

“另一边,女孩的母亲唠叨说她不该到处乱跑,对人类而言极短的几步路,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漫长的旅行。就像人类花园里的一棵树,对他们而言轻而易举就能到,可对小人来说只能远远看着。女孩今天就带回来了那棵树的树叶,女孩的母亲唠叨完,说可以做可口的茶,只是少了方糖。”

“人类的方糖也用来泡茶,一壶茶两三颗糖,如果想再甜一点,也可以再放。但对小人来说,一颗方糖就可以用半年。女孩的父亲刚结束一场冒险,没带回来什么东西,便想带着女孩去人类的家里借些东西。说白了就是偷,但他们用的东西很少,所以也可以勉强说是借。要想生存,就必须这样,女孩到年龄了。她通过狭小的通道到了人类的房间,这里的桌子对他们而言就是万丈深渊。”

“女孩第一次跟着父亲出来,结果被男孩发现,他知道,藏在家具后面的就是小人,所以他让他们将方糖带走,但女孩和父亲还是将糖放下,偷偷走了。男孩将方糖放在他们出门的必经地,可女孩没有去拿。正如父亲所说,他们不能被看见。最后,他们还是被保姆发现踪影。为了救被保姆抓走的母亲,女孩去找了男孩,最后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。”

“他们在一起了?”

“那倒没有,女孩一家团聚了,跟着另一个族人去了很远的地方,走之前和男孩告了别,表示永远不会忘记对方。”

“好可惜啊。”

阿烛叹了口气,她还以为男孩和女孩在一起了。在她的脑袋瓜里,似乎只有永远在一起才算圆满,可夏萧笑道:

“有时候因为很多原因,互相喜欢的人也不能在一起,即便影响了自己一生也要分开。但我们不一样,老实说我很喜欢那个结局,但我们的结局必须是在一起。就算你以后要回神界,我也必须跟上你的脚步,不会让你逃离我身边。”

“讲得真好,不过你怎么知道那么多故事?”

徘徊在田园

“前世听到的。”

阿烛每次从夏萧这听完故事都会这么夸赞他,而且会习惯性的问上一句。夏萧回答了很多遍,每次都是同一句话。可他讲得并不好,他自己这么觉得,因为故事的很多地方都讲错了。他看到这些故事是在很久以前,记忆已模糊,而且这些故事要配上动画和音乐欣赏,那样才算完美。但现在的环境,别说动画和音乐,就连光他们都不敢释放。

故事听完,他们也走到了小城门口。这里没有外敌,便没有城墙与河,像一个规模扩大的村,他们可以直接走进去。小城里有不少人家,阿烛朝一家走去,却被夏萧捏住后颈脖。阿烛肩膀一耸,夏萧笑说:

“这家去过了,我带你去下一家。”

阿烛捂着小嘴,扑哧笑出了声,他们这哪是借东西,分明就是江湖大盗,还有讲究,要雨露均沾。说起来好听,可梁上君子都是再好不过的美称,说无物不偷的无良毛贼都不为过。

夏萧牵引着阿烛,到了一个大户人家,光看庭院便可见其家底雄厚。

“今天就这家!”

夏萧带着阿烛走过几条小巷,到了后厨房。虽说国度不同,可厨房的位置都差不多,其实还是靠嗅觉敏锐的鼻子,它准确的告诉夏萧厨房的位置,这也算祸斗的能力之一,夏萧平时没注意,现在受益匪浅。

这个点,只要绕过拴在后门的狗就行,谁有胆子来偷东西?修行者不屑,普通人不敢,但夏萧不害臊,还带着阿烛一起来。他们没有点灯,只是双目通彻元气。

极为宽广的厨房里东西不少,虽说有的东西不新鲜,可夏萧和阿烛毫不客气的抱走一怀白菜和土豆。那么大几堆,少了五颗和七八个肯定不会被发现。随后拿了些辣椒和生肉,在谷仓里装了一大袋子米。

夏萧和阿烛来得匆忙,去的也快,连风都没有掀起,便消失在小城。

回到地下小屋,这个特殊的避风港给夏萧和阿烛带去太多温暖,令他们即便在此时这种环境,都有一个好心情烤肉,并炖了一大锅白菜,放了不少米。

以金行元气铸锅造铁架,以水行元气释放出纯净的水,又以火行元气烧火。一切完成的极为轻松,随后烤肉和白菜米饭成了夏萧和阿烛的午饭。他们现在一天一顿饭,昼夜颠倒,可每次吃饭时都十分开心,夏萧心里有事,强颜欢笑虽说掩盖的不错,可吃得少些,阿烛则不会客气,等小肚子微鼓,才开开心心的坐到藤椅上,身体一瘫,打起饱嗝。

每当她这般样子,夏萧就摸着肚子问她:

“形象不要了?”

“在你面前有啥形象?我还要放屁呢!”

阿烛一憋,倒将自己逗笑了。两者对视一笑,满是美好。此后,乃他们的午睡时间,雷打不动。可阿烛窝在夏萧怀里,以软糯的声音说:

“我想听故事。”

“什么样的故事?”

“都行,最好是我们的故事。”

夏萧笑着,思考一会,耍起嘴皮子。

“以前,有个男孩从另一个世界而来,他来的时候可开心了,因为自己成了大户人家的少爷,不再是孤儿,有个有权有势的爹,还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娘。大哥有将帅之风,修为极强,二姐知书达理,精通天文地理,都是他的骄傲和蛮横的资本。男孩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要达到高 潮,可没想出了意外。因为有人告诉他并呈报给圣上,说他是所谓的远道而来者,可他根本不能修行。”

“那时,朱家人害他,知道他不能修行还这般上报,耗费朝廷不少资源,随后夏家被罢黜到了一个边疆小镇。男孩还未享受的东西,当即就没了。为了夺回自己想要的一切和给家里百人报仇,他拼命想要修行,可面前挡着一座山,横着一条河,他跨不过去也淌水不得。所幸,走首教会的教皇收其为徒,令其能吸收天地元气。”

“那时的时光,是龙岗渡难,是荣城遭受针对,也是万灵城谷铤而走险,他一路过关斩将,终于回到故乡,沉冤昭雪。然后,男孩得到去学院的资格,当时的他觉得实力就是一切,弱小落后就要挨打,便专心修行。可没想到,劫难才刚刚开始。”

“在学院,男孩和女伴度过了半年安稳的时光,然后遇到了一个叫阿烛的女孩,刚开始的时候,男孩对阿烛的印象并不算好。可所有的相遇,都是今后故事的开始。男孩和阿烛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,她陪男孩经历了很多常人不敢经历的事,所去的地方相当环游大荒。即便男孩入魔,阿烛都没有离开。”

“而后,男孩成为了一个同时身处黑暗和光明中的人,他和阿烛经历了千辛万苦,也共同挺过了灾难大战,过上了幸福的田园生活。”

夏萧一开始说得十分详细,可后来有些着急,一笔带过所有的故事。他看向怀里的女孩,她已抿着笑入睡。夏萧为了不吵醒她,始终没有动弹,可心里涟漪不少,一圈一圈逐渐散开,虽越来越淡,可始终没有完全平息。

要是夏萧前世有这样灵活的嘴皮子,早就不至于在社会的最底层。可这样讲话,是他今生才学会的本事。他希望自己的故事有一天也被他人讲起,当素不相识的人讲起自己并满怀尊敬,该有多么令他自豪的事。当然,必须加上阿烛,她的存在,已和夏萧紧密相连。

“睡吧~”

夏萧低声唱起断断续续的摇篮曲,自己也闭上眼。他也该睡一觉,下午调整状态后,晚上还有一尘不变的观月活动。这是他最近不可缺失也不得不做的事,可他隐约有一种感觉,他离见到灵契之祖的时间已越来越近!

小宝贝,快安睡,夜幕已低垂,夜色洒满玫瑰,我爱你小宝贝……

夏萧口中的摇篮曲便是这样的,很不正规,但和很多故事一样,讲着讲着就说错,歌也唱着唱着就忘记歌词,开始胡编乱造,通不通顺都无所谓,语气到位就好。

不过十几年未见的事就这样记不清,更别说百年千年,甚至万年前的事。代代相传的故事,早就不知在哪个岔口驶到歧路,正如灵契之祖,不知到了月亮上,还是待在神界,从未过问这。若是后者,就太过讽刺,这边的人疯狂推测,她却在遥远的地方过着另一种生活。

xiazaitxt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